吉貝耍部落踏查與澤蘭米之憂

小小編:生機系 原承聖
時間:109-1綜合心得
事件:吉貝耍部落場域踏查心得
 
文學,不單單只是眼睛看而已,還可以穿越文本實地體驗。和君老師希望課程並非只有在教室中講解與導讀原住民族的文學作品,所以計畫了本次的部落踏查活動,透過導覽及演講,希望同學們可以了解到部落的真實樣貌與現況困境。
西拉雅族是不被政府所承認的原住民族,因其受過許多不同族群的同化,導致現今其社會身分難以確立,部落的族人們在當今的社會中也充滿了族群認同的挑戰。和君老師的課程希望我們能夠看見這樣的問題,於是先在課程中安排了兩個禮拜對西拉雅族及吉貝耍部落的講解,使同學們能對其有初步的認識。
活動日當天,我們分成上午以及下午兩個梯次,一共三個導覽團,帶領著同學們進一步的認識吉貝耍部落。歷史方面從西拉雅族的遠古神話開始,敘述著族人們如何渡海而來到現今台南沿海一帶。接著到荷蘭時期,西拉雅族如如何與荷蘭人們和平共處,再到明、清、日治、國民政府時期民族被迫害。最後現今,族人們靠著一步一步自己的爭取以及對自身族群文化認同的重視,西拉雅族的精神才得以在吉貝耍部落留存與復興。文化方面,族人帶領著我們認識部落的歷史及趣聞的同時,也帶領我們體驗西拉雅族人與祖靈們溝通的方式。在部落裡,有著許多的公廨,分為大公廨及角頭公廨,大功廨掌管部落大小事,角頭公廨掌管部落裡不同區域的事物。西拉雅族人們與祖靈溝通的方式非常特別,要獻上檳榔後點酒,隨後許下願望,再含一大口米酒在嘴裡,往廨壺噴三下在往身後噴三下,才算儀式完成。
最後由段老師,為大家帶來部落創生的演講。演講的內容是部落品牌-澤蘭米,的推廣所面臨的困境。其困境有,部落的可耕種人口嚴重下滑,年長的族人們因體力關係漸漸地不再耕作,而後續接手的青農因人力不足所以多採機械化批量傳統種植為主,與澤蘭米的品牌概念-無毒、自然農法,背道而馳。外加西部平原的米難以與花東米競爭,售價差賣的也沒比較好。所以每年的產量並不多,也無法成為部落的主打商品,其永續經營正面臨重大考驗。